邓颖超在第一次亚洲妇女代表会议上的报告

来源: ⼈民数据库资料,原文刊发于⼈民⽇报 1949年12⽉12⽇ 第 1 版     发布时间:2024-03-15     阅读:153 次
1949年12月,亚洲妇女代表会议在北京举行,陆璀任会议秘书长。自右至左为邓颖超、蔡畅、陆璀在主席台上 | 图片来源:网络

【新华社北京十一日电】中华全国民主妇⼥联合会副主席邓颖超在今日的亚洲妇女代表会议上作了“亚洲妇女为民族独⽴、人民民主与世界和平而斗争”的报告。全文如下:

亲爱的姊妹们: 

我今天能够向你们来作这个关于亚洲妇女为民族独⽴、人民民主与世界和平而斗争的报告,感到十分的光荣。 

这个由国际民主妇联所召开的历史上第⼀次亚洲妇女代表会议在中国的北京举行,其意义是异常深长的。北京是中国历代以来的⽂化中心。在这里,我们可以欣赏到中国文化之无限丰富的宝藏。这个会议在北京举行,不能不使我们联想到中国以及其他亚洲民族的悠久而灿烂的文化,从而使我们产生无限的民族⾃信心。北京同时又是中华⼈民共和国的⾸都,它象征的不仅是中国⼈民的⼤翻⾝,⽽且也象征了整个亚洲被压迫民族的⽃争业已发展到⼀个新的阶段。因此,这个会议在北京举⾏,又不能不使我们欢欣⿎舞,对我们亚洲被压迫民族与被压迫妇⼥解放⽃争的前途充满了胜利的信⼼。 

一、亚洲民族是具有悠久文化历史的民族

亚洲各民族是具有悠久文化历史的民族。譬如说:中国,它的有记载的历史已经有五千年了。火药、指南针、纸张和印刷术——这几种对全世界的文化有重大贡献的发明,都创始于中国。中国的历史上曾经产⽣过不少伟⼤的思想家和杰出的⽂学家。中国⼈民的⼏种特殊的劳动成品——磁器、刺绣、翡翠与象⽛的雕刻品和漆器等,其精美在全世界都罕有伦匹。

再说印度,它在公元前三千年便已经有了⾼度的⽂化。印度⼈民在哲学和⽂学上的造就是很⼤的。他的医学、农学和数学,都曾经达到⾼度的⽔准。

许多世纪以来,中东都曾经是全世界伊斯兰⽂化的中⼼。伊朗的历史也已经有三千年。伊朗的史诗是有世界荣誉的。其他的亚洲各民族也都各有其对世界⽂明的重要贡献。 

亚洲各国的⼟地是⼴⼤富饶,占世界陆地总⾯积的三分之⼀。农作物及其他动植物资源⾮常丰富。 

亚洲的人⼜很多,占地球上总⼈口的⼀半以上。我们的⼈民是有名的勤恳和耐劳,并且聪明而富于创造⼒。 

亲爱的姊妹们!

凭着这样丰富的⽂化遗产和天然的富源,加上我们⼈民勤恳的劳动,我们本来具有充分的可能来给我们⾃⼰和我们的孩⼦创造富裕的⽂明的幸福的⽣活。然⽽⼏千年来的封建制度束缚了我们⽣产⼒之发展,⼏世纪以来的帝国主义殖民地制度又吸⼲了我们的⾎。我们⼴⼤⼈民⽤⾃⼰的劳动所创造的财富,绝⼤部分被那少数吸⾎的压迫者与剥削者——⽽其中主要是帝国主义强盗——所掠夺去了,我们的劳动⼈民⾃⼰则陷于极度的贫困和饥寒交迫的境地。

如果有⼈讥笑亚洲的⼈民为落后(在英⽂⾥的所谓“亚细亚的”。Asiatic是含有原始和落后的意思),那么,我们可以理直⽓壮地告诉他:具有悠久和⾼度发展的⽂化的亚洲各民族⼈民在近代是曾经落伍了的话,那么,这种落伍,完全是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反动派的残酷压迫,超度剥削和愚民政策所造成的结果。我们所引以⾃傲的,恰恰在于我们的⼈民从来就不⽢落伍,从来就不⽢⼼作奴⾪。我们不单珍爱我们民族古代的⽂化,我们还要创造新的⽂明和幸福,并以之贡献于全⼈类。为了达到这个⽬的,我们就必须⾸先挣脱帝国主义强盗所加在我们⾝上的镣铐;⽽我们正是这样做了。⼏世纪以来,我们的祖先⼀直到我们,曾经进⾏了不屈不挠的⽃争,来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在我们国内的⾛狗。到了今天,这⽃争业已开了灿烂的花,结了胜利的果。我们苏联中央亚细亚各共和国的光荣的姊妹们便是最好的榜样。中国、蒙古、朝鲜和越南等⼈民共和国⾥的妇⼥们也都是在这个⽃争中结了胜利果实的具体证明。 

二、帝国主义强盗把亚洲变成了各民族人民的牢狱

现在让我们先来看⼀看,帝国主义强盗们曾经把我们亚洲⼈民美丽⽽富裕的祖国变成怎样贫困和凄惨的地狱。 

从⼗五、⼗六世纪起,处在前期资本主义的欧洲列强就开始把它们侵略的魔⽖伸⼊亚洲。到了⼗九世纪末叶以后,东⽅(除了⽇本)就差不多都沦陷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为了达到他们的这个强盗⽬的,帝国主义者就采取了和还在继续采取着从直接的、公开的,⽆耻的劫掠,⼀直到各种军事的、政治的、经济的、⽂化的压迫⼿段,他们和本地的封建势⼒、买办和⾼利贷资产阶级结成联盟,作为他们统治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基础。由于对殖民地半殖民地⼈民的财富和劳动⼒的掠夺剥削,帝国主义强盗们⼀个个都变成⼤腹便便,⽽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劳动⼈民则陷于⾚贫。 

要来描写这些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内⼈民⼤众,特别是妇⼥⼉童的悲惨的奴⾪⽣活,不是短时间说得尽的。为了节省时间,让我们举⼏个典型的例⼦吧。 

例如印度,因为印度从⼏个世纪以来就是英国帝国主义者的殖民地。印度⼈民的⽣活状况是东⽅⼀切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内⼈民⽣活的典型。 

官⽅的数字也承认:印度⼈民的百分之七⼗到⼋⼗是经常在饥饿状态中。⼀般劳动⼈民每天的收⼊要吃两顿粗糙⽽⽆营养的饭还不够,他们差不多没有⾐穿,全年露宿在街头。由于⽣活条件太恶劣,印度成⼈的和⼉童的死亡率之⾼是惊⼈的。死亡的原因百分之六⼗是由于饥饿和营养不⾜,以及卫⽣环境太坏。传染病在印度异常猖獗。每年有数百万的⼈因为传染病⽽死亡。由于农村破产⽽造成的周期性的灾荒,每次都夺去千百万⼈民的⽣命。百分之四⼗的印度⼈在⼗五岁以前就因饥饿和疾病⽽死亡。 

妇⼥的命运是和整个⼈民的命运分不开的,所不同的,就是妇⼥的命运⽐男⼈更悲惨。印度农妇和农民⼀起在地主的⼩块⼟地上耕作,把收获所得的⼤部分交给地主。常年挨着饿,往往含着眼泪,看着亲⽣的孩⼦为了营养不够⽽死去。印度的⼯⼚⼥⼯有⼆百多万。男⼯的⼯资已经是低到⼀天不够买半公⽄的⽶,⽽⼥⼯的⼯资就更低。在⼯⼚中没有保护⼥⼯的法律。即使有的地⽅有,⼚⽅亦可以完全不遵守这种法律,任意开除孕妇。产妇⼏乎全部得不到产前产后的休息,产妇的死亡率很⼤。 

全印度只有百分之⼗五的⼈民受过教育,农妇则⼏乎百分之百的⽂盲。

总起来说,经济上极度贫困,政治上完全⽆权,社会上地位低下,这就是作为殖民地奴⾪的印度劳动妇⼥悲惨⽣活的写照。 

让我们再举伊朗为例:

伊朗是⼀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帝国主义者对伊朗已经进⾏了近百年的侵略,⼆次世界⼤战后,美帝国主义者更加紧侵⼊伊朗,从掠夺伊朗的富源——⽯油上发了⼤财,并通过伊朗的封建势⼒把极端反动和愚民的统治强压在伊朗⼈民的头上。伊朗⼴⼤⼈民的⽣活陷于极端的贫困和愚昧的绝境。 

“在英美帝国主义者吸取巨额利润的伊朗油⽥区,被穷困逼得没有办法的伊朗⽗亲们⽤⼀千法朗的低价出卖他们的⼥⼉。……⼥⼈们⽤来代替⽜耕⽥。

在伊朗,到处可以看到妇⼥们在织地毯的机⼦前⾯⾟勤⼯作,每天达⼗五⼩时。她们⼀边不停地织,⼀边咳嗽着,吐着鲜⾎。⼤多数年轻的⼥织⼯由于⼯作过度⽽⾝体的发育成为畸形,这种病态在他们婚后怀孕时常常致死。她们付出⽣命的代价以便⽼板们可以发⼤财。……不论在哪⼀部门⼯作,妇⼥的⼯资都只有男⼦的⼀半。……在硝⽪⼚⼯作的⼥⼯简直失去了⼈的模样,因为她们常常连续⼗五⼩时在潮湿闷热和⿊暗的场所⼯作,她们的四肢给硝酸所损伤。 她们吃的是不堪⼊咽的粗劣⾷物,⼀天只得到⼏个铜板。……” 

伊朗的妇⼥在政治上没有丝毫地位。百分之九⼗是⽂盲。   

在印度和伊朗是如此,在巴基斯坦、缅甸、泰国、越南的法占区、马来亚、印尼、菲律 宾、伊拉克、朝鲜南部……也是如此。同样的情形存在于⼀切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这就是被变成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国家内各族⼈民及其妇⼥的写照。这就是帝国主义国家所带给我们亚洲“落后”民族的“⽂明”,这就是帝国主义对亚洲各民族进⾏了⼏个世纪的殖民统治所表现的“伟⼤政绩”。

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内妇⼥的极端卑微地位和极度悲惨的⽣活,是帝国主义殖民地统治的⾎腥罪恶之最明显的证据。 

三、亚洲妇女为反抗殖民地的奴役而斗争

亲爱的姊妹们:

我们所引以⾃傲的,就是亚洲妇⼥并不是顺从的奴⾪。相反的,我们不仅对这种奴⾪⽣活感到痛⼼疾⾸,⽽且我们曾经和正在不断的为挣脱这种奴⾪的锁链⽽⽃争!我们深深知道,妇⼥的命运是和全民族的命运分不开的。没有民族的独⽴和⼈民民主就谈不到妇⼥⽣活的有系统的改善和妇⼥权利的保障。因此,⾃从帝国主义的魔⽖伸⼊我们的国⼟起,我们的祖先直到我们,就曾经进⾏了不屈不挠、再接再厉的⽃争,以便把帝国主义者赶出国⼟,争取我们民族的独⽴。⼏百年以来,帝国主义者和我们各民族内部的封建势⼒及其他反动势⼒相结合,把我们的国家变为殖民地与半殖民地的过程,也就是我们各民族⼈民⼤众反抗帝国主义及其⾛狗的过程。 

这⾥可以举⼏个历史上的有名例⼦,来说明我们亚洲⼈民和妇⼥从来就不⽢屈服于帝国主义者及其⾛狗的反抗精神。 

早在⼀⼋五七年,印度⼈民为反抗英帝国主义的统治⽽举⾏的伟⼤的民族起义,曾经不顾英帝国军队的⾎腥镇压,⽽持续了四年之久。妇⼥们曾经在炮⽕之下替战⼠们搬运⼦弹,修理城墙。农妇帮助丈夫和兄弟装⼦弹,⾃⼰⽴在仆倒地下的战⼠之位置上。 

早在⼀⼋⼆五年,印尼⽖哇的⼈民就为了反抗荷兰的压迫⽽举⾏起义,这起义在荷兰军队的残酷进攻下,坚持了五年之久。在⼗九世纪末⼆⼗世纪初⽖哇的民族解放运动中,年青的英勇的妇⼥领袖卡丁妮成为⽖哇⼈民与⽖哇妇⼥争取民族解放与妇⼥解放的象征。 

文章来源:⼈民数据库资料,原文刊发于⼈民⽇报 1949年12⽉12⽇ 第 1 版
原标题:亚洲妇⼥为民族独⽴⼈民民主与世界和平⽽⽃争  邓颖超在亚洲妇代会议上的报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