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23年11场讲座 | 三农问题、文化突围与第三世界

来源: 原创     发布时间:2024-02-14     阅读:401 次
二零二三    讲座盘点

2023年,我们见证了疫情防控的戛然而止,见证了经济形势的持续低迷,见证了转基因的产业化推广,也见证了国际局势的幡然变化。在这种大形势下,信心显得遥远,希望愈渐渺茫。不过,新世界的分娩总是痛苦的,诚食讲座愿陪您在这持续的暗夜中寻找点点微光。

我们关注中国三农问题的现状与出路。“陪读潮:离土又离乡的乡村教育”(王丹)指出,乡村的去集体化使得基本公共服务缺位,引发了“陪读潮”,进一步加剧了乡村的空心化。“不忘初心,坚持乡村振兴的正确政治方向”(江宇)强调乡村振兴的基础在于组织,这种组织不是自上而下的科层制,而是自下而上的群众路线。“解读《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草案》”(张文茂)辨析了合作经济与集体经济的区别,明确了当前社会主义的基础应当是土地的集体所有制,警惕有人以“合作”之名行拆解“集体”之实。

我们反思我们所置身的文化环境,“以软件为方法——大众软件批判”(秦兰珺)分析了被资本渗透、操纵的大众软件,“创造新工人文化”(王德志)探讨了被主流边缘化的工人文化如何自我革新,而“阿尔都塞对葛兰西的批判”(吴子枫)则从领导权、法权、共产主义战略的角度,对如何实现文化突围进行了理论上的反思。

我们还关注世界上被凌辱、被遗忘的人们,她们是生活在美国的少数族裔,是被大型资本逼到角落的墨西哥小农,是被血腥屠杀的加沙民众……我们追问,是什么造成了她们的苦难?“种族、种族主义与人口健康”(戴理查)告诉我们是种族主义、新自由主义带来的阶级分化造成了少数族裔婴儿死亡率的高企,“墨西哥恰帕斯州咖啡小农的生产变化” (张青仁)告诉我们是墨西哥80年代以来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拆解集体、引入资本,造成了小农的困境,“关于巴勒斯坦的一些神话与现实”(梅华龙)告诉我们是锡安主义编造了自己的历史神话,“多极化世界中的巴勒斯坦与中国”(比克鲁姆)告诉我们是以色列长达七十余年的殖民统治导致了今天的暴力冲突。而“漫谈印度喀拉拉邦”(吴晓黎)则为我们提供了一抹亮色,因为它以实践告诉我们,人民群众可以通过组织起来的方式解放自己。

感谢2023年度的讲者、志愿者和听众,是大家的坚持相守,让诚食讲座从第51期走到了第62期,在这个充斥着不确定性的世界里建立起确定性;是大家的通力协作,让集体智慧在食物主权这个平台上不断凝结生长,以一种平等对话、共同讨论的方式,探寻众声喧哗之下那些被掩盖的历史遗产、左翼文化、边缘群体……

下面我们就逐一回顾2023年我们办过、追过的讲座。(点击上面的小标题可查看详细的讲座稿内容,点击文中的小标题可观看部分讲座录屏)


责编 | 侯农
海报 | 御寒 侯农
后台编辑 | 童话



一、空心的乡村与集体的再造


近十几年来,农村陪读现象越来越普遍,许多家长从孩子上小学、初中开始,就不惜代价到县城或乡镇租房陪孩子读书。为什么会出现“教育移民”这种现象呢?

王丹老师指出,这是城乡二元体制和农村改革造成的结果,去集体化导致村庄经济组织削弱甚至近乎崩溃,乡村缺乏足够的组织能力去调动人力、物力、财力,以提供包括基础教育在内的公共产品。探讨农村教育的出路,需要我们对农村社会和农民生活提出新的愿景,这不仅关乎农村的未来,也关乎整个社会的未来。

2、江宇:不忘初心,坚持乡村振兴的正确政治方向

2018年到2022年,乡村振兴战略走过了第一个5年,然而很多地方的农村发展动力依旧薄弱,缺产能、缺资金、缺基础设施。政府通过各种渠道把城市的资源引向农村,而农村就像一个“漏斗”,投入很多,留下的却很少。原因何在?

江宇老师一针见血地指出,城市资源难以流动到乡村,其根本原因在于农村“集体弱,群众散”。一家一户分散的经营体制已经完全成为落后的生产关系,阻碍了新时代乡村发展振兴。因此,乡村振兴必须首先解决农村经营碎片化这个生产关系问题,把农村分散的资源和群众组织起来,共同参与产业和社区发展,走集体经济的道路。乡村振兴的瓶颈在于组织振兴!


包产到户四十多年后的今天,许多农村工作者都意识到小农生产的困境,呼吁“农民必须组织起来!”但是,由于割裂、否定农村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历史,造成当前农民组织化程度严重弱化,存在着用合作制取代集体经济组织的倾向。如何理解“合作”与“集体”的区别呢?

张文茂老师指出,合作经济的本质是以私有制为基础,它是一柄双刃剑。历史上在农村土地私有制的条件下,合作经济曾经是迈向集体经济的过渡形式,是逐步实现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必要一环。但是,在法定农村土地实行集体所有的今天,提倡合作经济,必须首先瓦解土地集体所有制,其实质是架空集体经济组织,完成土地私有化。因此,合作经济还是集体经济,是两条立场迥异的道路,通向两种完全不同的农村未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提高意识,绷紧弦。

二、文化突围:在资本与权力之间


手机和电脑里的各类软件渗透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一方面为我们提供了生活上的便利,另一方面也强化了对我们的控制。该如何反思这些大众软件呢?

秦兰珺老师分析了两个案例:通过分析城市数字地图的数据采集体制,清晰地展示出,那些地图上看似客观中立的地标信息实际上经过了隐蔽的阶级立场的过滤,改变着市场行为和城市发展策略。而从台账到大众电子表格的历史发展则提醒我们管理阶层通过技术的普及对劳动者的控制。由此可见,信息技术决不是独立于社会文化政治的中立工具。从数据的产生、发展到使用,信息技术的各个环节都内嵌着社会生产关系和权力关系。


在按照收入分配颜值和道德的主流文化中,普通工人的喜怒哀乐、挣扎奋斗总是被边缘化的。在这一大环境下,应当如何建立工人自己的文化,而不是被动地消费或吸收主流的文化呢?

王德志馆长回顾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从创办到因拆迁被迫闭馆的15年,娓娓道来打工博物馆的展厅、展品,以及接待观众的鲜活故事。正如王馆长所说的,“打工博物馆的兴衰,和工友生存环境的变化是一致的”。这些看似平凡的物件、看似琐碎的故事背后,是关乎近3亿打工人的深刻话题——为劳动价值正名、呼唤工人的主体性、探寻工人文化的未来。

6、吴子枫:领导权、法权和共产主义战略问题——从阿尔都塞对葛兰西的批判谈起(待推送)

如果说文化领域的斗争发生在上层建筑领域,那么它与经济基础的关系是什么?两者一定是分离的吗?

吴子枫老师借助阿尔都塞对葛兰西的批判回应了这一问题。葛兰西认为,落后的俄国能够发生无产阶级革命,而发达的西欧资本主义国家却无法爆发革命的原因在于强大的市民社会。阿尔都塞则认为,过于关注市民社会的文化领导权问题会在理论上忽视经济基础。他提出了“法权”这一领域,它是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关节,阿尔都塞强调法权是一种特殊的国家机器,维护了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这一理论上的争鸣提醒我们,文化突围不应忽视对于资本主义法权的批判。

三、世界上被凌辱与被遗忘的人们


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美国的公共卫生数据却非常糟糕:婴儿死亡率为工业化国家中最高,平均寿命也比大多数欧洲国家及日本、新加坡都要短;新冠疫情以来,美国的人均新冠死亡率也远高于其他工业化国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戴理查(Richard David)教授发现,美国在医疗健康领域的问题不是因为医疗技术和资金,也不是因为少数族裔携带所谓“劣势基因”,而在于更广泛的社会原因——不平等的权力分配、阶级分化和制度性种族歧视等社会经济因素构成的压迫性社会制度。

8、张青仁:20世纪90年代后墨西哥恰帕斯州咖啡小农的生产变化(待推送)

墨西哥是咖啡的重要产地,得益于当地独特的地理气候条件,墨西哥恰帕斯州的咖啡被人评价为“轻盈、细腻、恰到好处的酸度”。但是,你知道这些咖啡的种植者过得如何吗?

张青仁老师为我们讲述了咖啡小农的受难与抵抗。20世纪90年代后,新自由主义改革使得墨西哥恰帕斯州高地的咖啡小农独自面对大型资本的盘剥。对此,小农一方面通过生产技术的变革,以有机咖啡的方式改善、平衡农业生产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取更大的自主权。另一方面,他们还以成立合作社的方式,来对抗寡头集团与全球资本,并在土著政治联盟的过程中,逐渐成长为土著社会中的重要政治经济力量。环球同此凉热,墨西哥小农的抵抗对于当下的中国也不无启示。

9、梅华龙:关于巴勒斯坦的一些神话与现实(待推送)

2023年10月7号开始发生在加沙的血腥屠杀赤裸裸地告诉全世界,当今世界仍然是一个“强权战胜公理”的世界。在锡安主义指导下建国的以色列为什么认为自己有权占领巴勒斯坦的土地?

梅华龙老师基于自己对于巴勒斯坦地区古代史的研究,结合自己在耶路撒冷的生活体会,梳理了锡安主义建构自身历史的过程。基于扎实的文献,梅老师解构了犹太复国主义的神话,澄清了锡安主义的性质——定居殖民主义、美国控制中东的帝国主义代理人。

10、比克鲁姆:多极化世界中的巴勒斯坦与中国

正如法农所说,“殖民主义不是一台会思考的机器……它是自然状态下的暴力,只有在面对更大的暴力时才会让步。”正是殖民者对于被殖民者的暴力镇压造成了今天的局面,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比克鲁姆(Gill Bikrum)老师为我们详细梳理了《奥斯陆协议》以来,以色列和真主党、巴勒斯坦武装抵抗力量之间的力量对比发生的变化。目前,以色列的武力优势、政治和意识形态优势正在逐步弱化,这既鼓舞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抵抗,又带来了以色列更加凶残、不顾一切的反扑。虽然巴勒斯坦的抗争被某些人视为“非理性的暴力”,但是比克鲁姆老师相信,这其中蕴含着新世界的可能。


在GDP水平不高的情况下,一个地区能够在健康、教育等公共服务领域取得显著的成就吗?

吴晓黎老师通过分享喀拉拉邦的实践告诉我们,这是可能的。喀拉拉是印度最西南一个不大的邦,是印度首个选举出共产党政府的邦。得益于共产党的执政,喀拉拉没有极端的城乡差别、性别差别、种姓差别,具有良好的食品安全保障,具有覆盖了绝大部分非组织的部门的社会保障体系。在全球资本主义肆虐的当下,显得卓尔不群,为第三世界提供了一条另类发展道路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