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玉米大豆正在安全公示,截止17日,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来源: 汇编     发布时间:2024-04-12     阅读:231 次


3月19日,农业农村部官网发表《关于第五届国家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第六次审定会议初审通过品种的公示》,共有27个转基因玉米品种、3个转基因大豆品种通过初审并予以公示。公示期为30日,至4月17日截止。

这是继去年12月初,我国首批37个转基因玉米、14个转基因大豆品种通过审定的短短3个多月后,农业农村部再次对转基因种子放行。

结合两次初审通过品种公示的名单来看,生产企业主要包括:大北农、登海种业、隆平高科、瑞丰种业等。其中大北农占有垄断优势,在此次通过初审的30个转基因玉米、大豆审定品种中,有15个转基因玉米和1个转基因大豆品种的转化体所有者为大北农旗下的北京大北农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而在去年底国家已审定的37个转基因玉米品种中,使用大北农性状的玉米品种有22个,占比59.5%,审定的14个转基因大豆品种中,使用大北农性状且自育的大豆品种有5个。26家企业获得生产经营许可证,大北农子公司有4家获得[1]。

从整个产业链来看,转基因上游为生物育种公司(如大北农、杭州瑞丰、中国种子集团),通常投入大量资源进行研发转基因技术,可以选择自行制种也可以授权其他种子企业进行制种。中游为制种企业,如荃银高科、登海种业等,下游为种子经销商和农民。

转基因商业化种植的推动,表面上打着“保障粮食安全”的旗号,实质是资本为了寻找盈利的新增长点而进行的布局。在传统育种模式竞争激烈,盈利难以扩大的背景下,生物科技公司因为能通过专利而实现种业的垄断,而选择一个投资的新热点。

早在2019年底,农业农村部公布《拟批准颁发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的192个植物品种目录》,并将两个抗虫玉米品种和一个抗除草剂大豆品种列入其中。这份名单率先引爆的就是资本市场。2019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登海种业、隆平高科、大北农等纷纷涨停,资本市场也因此出现了“转基因”板块,以大北农、隆平高科为代表。

而后2021年的一号文件中,种业首次单独成段表述。一号文件指出,加快实施农业生物育种重大科技项目。

2021年2月18日,农业农村部发布《鼓励农业转基因生物原始创新和规范生物材料转移转让转育的通知》,明确支持从事新基因、新性状、新技术、新产品等创新性强的农业转基因生物研发活动,鼓励已获生产应用安全证书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向优良品种转育。[2]

在2022年,种业投资并购加速推进,农作物种业领域投资金额达12.7亿元,是2020年的16倍,并购金额达17.3亿元,比2020年增长57%。

2021年,国家开始启动转基因玉米大豆产业化试点工作,在科研试验田开展。次年,试点范围扩展到内蒙古、云南的农户大田。2023年,试点范围进一步又扩展到河北、内蒙古、吉林、四川、云南5个省份20个县,并在甘肃开展制种。

2021年政府确定转基因试点面积200亩,2022年是10万亩,去年大幅增加到390万亩,最终推广面积400万亩左右。今年1月,农业农村部的会议透露我国转基因玉米大豆产业化应用试点任务已经在2023年顺利完成,下一步将开启转基因产业化示范阶段,时间为3年。[2]

但从制种的面积来推算,推广的步伐要快得多。2022年大北农和杭州瑞丰制种面积6.7万亩,2023年7万多亩,大北农占整个转基因制种面积一半。去年的制种加上前年库存,可以满足今年转基因推广面积3000万亩左右。[3]

生物科技公司宣称转基因作物高产,但是中国农业精耕细作使粮食单位面积产量位居世界首位。以黄淮海地区的河南省小麦玉米一年两作为例:2020年小麦平均亩产383公斤,玉米平均亩产421公斤,两作加起来804公斤。相比之下,美国2020年全国玉米平均亩产735公斤。中国小麦玉米两作比美国单位面积产量高出69公斤。[4]

而资本控制转基因作物,当然不是为了服务农民,而是为了盈利。转基因玉米种子相对于常规种子溢价约50%以上。有报道说,当前我国常规玉米种子约40元/亩,而转基因种子价格在初期可能达到60-100元/亩。预测,转基因给农民带来的增收每亩200元以上,收取使用费为10-15%(每亩20-25元)。转基因产业链很长,性状公司、传统育种公司、经销商和零售商的各个环节都要分一杯羹,共同划分使用费。[3]

一旦转基因作物种植全面铺开,传统育种越来越少,农民又无法留种,到时转基因公司收取的使用费就可能像国外那样高达30-35%,甚至可能对被转基因花粉污染的传统作物也要收专利费,农民就要叫苦连天了。而且有不少试验研究已经揭露了转基因农业及其产品的问题[5],在不能保障其安全性的当下就贸然推广,如果将来出现难以挽回的灾难,谁又能负责呢?



此次品种审定的公示期将在4月17日结束,时不我待,大家行动起来,合理合法发出我们的声音:1、坚决拒绝转基因食品;2、保护农民利益与生态环境,拒绝转基因农作物商业种植。

建议通过以下五种渠道呼吁:

第一,向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品种区试处提交反对意见:(1)向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品种区试处的邮箱qgnjzxpzqsc@agri.gov.cn 发送邮件。(2)寄送书面反对意见,需实名并签字。联系人及联系方式: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品种区试处,电话: 010-59194510,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街20号楼,邮编:100125。

第二,扫描“国务院客户端小程序”,在主页“我要留言”栏目写下你的反对意见。



第三,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打电话:010-59193366、发邮件:webmaster@agri.gov.cn;

第四,在“《关于第五届国家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第六次审定会议初审通过品种的公示》”发帖子;

第五,到各大官媒、官网呼吁。

下面,我们一起回顾一下挺转帮试图推动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的历次举动。他们欲隐瞒转基因存在的种种安全隐患,但是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会轻易让他们威胁中国的粮食安全乃至经济安全。

转基因水稻和玉米商业化推进的回顾

目前农业农村部已发放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的7种作物:耐储存番茄、抗虫棉花、改变花色矮牵牛、抗病辣椒、抗病番木瓜、转植酸酶玉米和抗虫水稻。

已批准商业种植的作物是:抗虫棉(1996年)和抗病番木瓜(2006年)。转基因抗虫水稻和转植酸酶玉米虽然取得安全证书,但是没完成后续的品种审定,因此未批准商业化种植。但是,近年来已经曝光许多非法种植的案例。

转基因科研的发展,与国家的政策推动有关。2004年《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公布,“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被列为重大专项之一(以下简称“转基因重大专项”),总预算超过200亿元。

2008年,农业部在孙政才的主政下,“转基因重大专项”计划用15年时间投放240亿支持转基因生物的新品种培育。2015年,“推进转基因经济作物产业化”被写入国家“十三五”规划。2019年7月,农业农村部发布《关于组织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课题调增研究任务申报的通知》,指出根据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以下简称“转基因专项”)“十三五”实施计划和2018—2020年度阶段实施方案,按照“占领制高点、推进产业化”战略目标,需进一步加快转基因玉米、大豆产业化进程。

1、转基因水稻

2004年湖北首次爆出转基因水稻非法种植后的十年间,转基因水稻的非法种植和流通在中国从未停止。而以张启发为代表的转基因科学家非法发放转基因稻种给农民,并举办试吃活动愚弄包括儿童在内的消费者,企图达到“生米煮成熟饭”的效果。

2005年4月绿色和平发布调查报告,转基因水稻非法种植面积至少2万-2.5万亩,湖北在2004年最少有950-11200吨转基因大米已经流入市场。

2009年农业部批准了华中农大由张启发院士所研发的两种转基因水稻(“华恢1号”和“Bt汕优63”)和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张启发是中科院院士,Bt汕优63转基因抗虫稻项目的带头人。他曾经担任过一家名叫科尼尔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正是华农一直以来有意泄露出转基因水稻的重要源头。

2010年1月,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批准两种转基因水稻和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许可证书的消息传出。3月份两会前夕,百名学者联合致信全国人大,建议撤销转基因水稻安全认证。李成瑞、韩西雅等老干部联名上书中央,建议撤销转基因安全证书。

2012年,湖南衡阳“黄金大米”儿童人体试验,事件曝光,舆论哗然,相关责任人受惩处。

2013年7月,我国61名两院院士联名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尽快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

2013年10月,张启发在武汉华中农大组织“全国首届黄金大米品尝会”,类似的活动从五月以来已在全国28个城市开展,受到包括如《环球时报》在内的媒体谴责。

2013年11月,绿色和平组织从武汉市场抽取15例大米样品,发现4例含有Bt汕优63转基因成分。2014年7月,央视《新闻频道》曝光此事。

2014年张启发团队研发的两种转基因抗虫水稻在8月证书到期后失效,又于同年底获续期至2019年12月。2018年,华中农大的研发团队甚至不远万里,到美国向FDA申请咨询,其目的是否明显,就是挟洋自重,试图以洋人的话语权来倒逼中国政府的政策。但是由于人民对转基因主粮化的普遍反对,其商业化种植仍是遥遥无期。

2、转基因玉米

和转基因水稻相比,转基因玉米甚至得到更多的政策东风。按照转基因作物的3F推广路线:Fiber(纤维类经济作物)—Feed(饲料作物)—Food(粮食作物)

玉米作为最主要的饲料作物,将成为农业部政策推动的重点。根据国务院2006年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和2016年《“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转基因玉米的产业化势将在2020年有一个阶段性结果。

另外,孟山都MON10品系转基因抗虫玉米在中国的专利将在2020年过期,因此引发多家种子公司偷偷提前制种,“豪赌转基因主粮产业化开闸”,希望在2020年时抢占转基因玉米产业化市场。

但是,从玉米的生长周期来看,要在2020年达到上亿亩的面积,2019年就要开始大规模制种,2018年就要开始繁殖用于2019年大规模制种的转基因玉米亲本。现在2019年已经过去,转基因玉米产业化并没有开闸,但种子公司估计不会就此罢休。

据业内估计,转基因玉米在东北的非法种植已达1000万亩。在辽沈地区攻城略地结束,下一步估计会进军淮海地区。

以下内容为近年来教学科研单位与种子公司串通推动转基因玉米非法种植的活动。

2002年杜邦-先锋公司与登海种业合资成立登海-先锋公司,2006年又与敦煌种业合资成立敦煌-先锋公司。借此跳板,先锋公司完成了先玉335玉米在东北春播区、黄淮春播区和西北地区的种植布局。

2010年9月,《国际先驱导报》报道山西省、吉林省的多个地方老鼠绝迹,猪、羊、狗出现病态,共同特征是吃了“先玉335”玉米。先锋公司不承认“先玉335”是转基因品种,但是“先玉335”父本PH4CV的专利资料显示,PH4CV曾做过转基因修饰,系转基因品种。

2013年9月,中国农大戴景瑞主持在农大玉米试验基地举行“转基因抗虫玉米现场体验活动”,他信口开河地宣布他培育的转基因玉米种植面积6000多万亩。

2013年底,海南省农业厅对三亚、陵水、乐东三个市县开展的南繁农业转基因作物执法检查工作中,有13家单位的15个样品呈转基因阳性,均为科研试验田块,其中玉米12个、棉花3个。

2015年5至12月间,绿色和平对中国东北主要的玉米种植区之一的辽宁省进行的调查结果发现,沈阳市、锦州市和阜新市周边的县市有大面积的非法转基因玉米种植。

在绿色和平披露东北转基因玉米泛滥的消息后,农业部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非法转基因玉米的行动。这些非法制种田分布在新疆呼图壁、阿勒泰地区及伊犁巩留县、甘肃张掖市、陕西靖边县、内蒙古阿左旗等地。直至2018年,还有媒体曝光青海省海东市有查处非法制种转基因玉米案,铲除约620亩承包地上的全部玉米。

2024年为转基因主粮化战役的关键一年,尽管农业农村部试图给玉米和大豆授予安全证书,但是民众必定会坚决阻止挺转帮破坏国家粮食安全的行径!

汇编|侯马
责编|侯娣

参考文章:

[1]农业农村部发布,涉多家上市公司,
https://finance.sina.cn/2024-03-20/detail-inanxxcv6184082.d.html?from=wap

[2]转基因监管政策明朗,资本加速涌入生物育种业,
https://www.stcn.com/article/detail/1102861.html

[3]5省试点转基因玉米大豆 明年有望技术收费,
http://www.xinhuanet.com/2023-08/25/c_1212260208.htm

[4]佟屏亚:2023年中国转基因要事评论
https://www.szhgh.com/Article/health/food/2023-12-27/344262.html

[5]转基因十问 - 人民食物主权
https://shiwuzq.org/article.html?aid=1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