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只有转基因才能拯救香蕉?

来源: 原创译文     发布时间:2024-05-08     阅读:111 次
导     语

自2001年以来,有关香蕉可能灭绝的消息便反复在媒体上出现,这些报道引用支持转基因的科学家的话,说转基因技术是拯救香蕉的唯一解决方案。

然而这实际上是一种夸张的营销策略,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和其他科学家的说法,采取有争议的转基因技术是没有必要的,通过传统育种和其他手段完全可以培育出抗病的香蕉品种。同时,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出,香蕉面临的最大威胁是基因的单一性,而基因工程恰恰阻碍了对基因多样性的追求,强化了单一性。

翻译&责编|竹节虫
校对|芒种
后台编辑|童话


乌干达国家农业研究实验室的一个花园里种植了转基因香蕉 | 图片来源:Henry Lutaaya

“只有转基因才能拯救香蕉”是2001年首次出现、2003年卷土重来、此后在媒体上反复出现的一则新闻的基本信息。这篇报道称,由于香蕉是不育的,无法通过培育来避免香蕉恶性疾病,因此香蕉可能在十年内灭绝。

报道称,“香蕉的标准品种卡文迪许(Cavendish)香蕉正受到一种名为黑条叶斑病(Black sigatoka)的威胁,而另一种真菌病香蕉黄叶病(Panama disease)的新菌株可能会在十年内消灭这种植物”。

我们被告知香蕉产业“要完了”。[1] “再也没有新鲜香蕉了。再也没有香蕉面包,香蕉松饼或香蕉奶油派。”[2]

更糟糕的是,香蕉是发展中国家许多人的重要营养来源。报道说:“非洲和亚洲有5亿人每天一半的热量要靠香蕉提供。”[3]

基因工程可能是唯一的解决方案[4]:“科学家们相信,创造一种抗病性更强的转基因香蕉可能是保护这种水果的唯一途径”[5]。

每当这个抢占头条的故事(再次)出现时,都会被专业人士揭穿......直到其下一次出现。而这些故事每次引用的都是同一位科学家——埃米尔·弗里森(Emile Frison)博士。以下是弗里森博士帮助制造的一些头条新闻:

“没有基因修复,香蕉就会成为历史”
“没有转基因香蕉就会灭绝”
“‘腐烂’香蕉十年内面临灭绝”
“对,我们要没有香蕉了”
“香蕉可能会消失”
“无助的香蕉将在十年内灭绝”
“抵御害虫需要转基因香蕉”
“香蕉将在2013年‘灭绝’”
“香蕉濒临灭绝”
“香蕉再见”
“香蕉,一种濒危的水果”
“香蕉安息”

但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直接反驳了弗里森博士关于香蕉濒临灭绝的说法,称虽然存在易受疾病影响的问题,但这是因为卡文迪许香蕉被大规模地商业化种植才让这一问题更加严重,可以通过促进遗传多样性来解决。

粮农组织还指出,世界各地的小农种植的香蕉品种繁多,这些品种比卡文迪许香蕉更不容易受到威胁。事实上,香蕉有数百个不同品种,而全球生产和消费的香蕉中只有10%来自卡文迪许香蕉[6]。

其他科学家也驳斥了香蕉濒临灭绝的说法。来自泰国农业大学农业学院的泰国科学家本查马斯(Benchamas Silayoi)说,香蕉不可能消失得这么快。她指出,在比利时鲁汶天主教大学有一个世界性的香蕉种质资源库,其中有1100多个品种,其目的正是为了保护香蕉。此外,在菲律宾也有一个亚洲香蕉种质资源库,泰国Kasetsart大学香蕉组织培养实验室也有自己的香蕉种质资源库。本查马斯(Benchamas)认为,病虫害不可能使香蕉在所宣称的短短时间内灭绝。她说,“只有大型炸弹才能做到这一点”[7]。

植物病理学家、香蕉专家大卫·琼斯(David Jones)博士也反驳了基因工程可能是改良“不育”香蕉栽培品种的唯一选择的说法。他指出,虽然“不育”香蕉不易繁殖,甚至根本不能繁殖,但如果人工授粉,它们也可以被诱导结出种子。洪都拉斯的农业研究基金会(FHIA)开展了迄今为止最成功的传统香蕉育种计划。FHIA培育了抗病的香蕉,现在在古巴广泛种植(此前古巴的香蕉曾遭受严重的病害问题)。澳大利亚也种植了一种叫“金手指”(Goldfinger)的香蕉。非洲和其他地方也在试种其他香蕉。

传统育种可以提供优良的品种,尤其是那些受发展中国家喜爱的香蕉。[8]即使是所谓不育的卡文迪什香蕉,洪都拉斯的最新研究表明,少数卡文迪什香蕉可以结出有活力的种子。FHIA的研究人员说,这些非不育的果实构成了一系列有前途的杂交种的基础,可以培育出抗真菌的杂交种。[9]大卫·琼斯说,也有可能“利用育性良好的矮生‘大麦克(Gros Michel)’品种(一种早期的出口甜香蕉),培育出一种商业上可接受的抗病出口香蕉。”

此外,比基因工程争议要少的生物技术也已经取得了一些明显的成功,最值得注意的是通过组织培养来减少香蕉病害传播的风险。而且根据香蕉专家丹·科佩尔(Dan Koeppel)的说法:“大多数香蕉研究人员都认为,真正的答案——就像土豆、苹果和葡萄等作物一样——是放弃那种让病害爆发如此毁灭性的单一栽培。更多样化的香蕉采收会让农民能够隔离易感的香蕉,用更抗病的品种包围它们。”[9]

暗示转基因是拯救香蕉的唯一手段的故事遵循一种经典模式。创造夸张的危机,以便把基因工程说成是解决棘手问题的神奇办法。这就创造了一种虚假两难——要么接受转基因,要么眼睁睁地看着穷人受苦。其目的是要挟不情愿的消费者和农民接受转基因香蕉,将其作为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而这个问题远比人们所承认的要复杂得多,而且其他措施已经证明是有效的。当然,这种恐吓故事背后的驱动力是需要克服市场排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开发的转基因作物通常使大公司更容易控制农业——这是小农最不需要的事,因为他们已经不得不经常与强大的跨国公司竞争了。此外,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说法,香蕉面临的最大威胁是基因的单一性,而基因工程——和所有技术修复的炒作——很可能阻碍对基因多样性的追求,从而增强单一性。

极为讽刺的是,力挺转基因香蕉的科学家埃米尔·弗里森博士是国际生物多样性中心(Bioversity International)的总干事。建立国际生物多样性中心的目的是利用遗传资源来应对作物生物多样性的迅速丧失。尽管该组织十分重视其政府资金来源,但在国际生物多样性中心的《2008年生物多样性国际年度报告》的20大捐助方名单中,全球作物多样性信托基金也名列其中,其资助方包括转基因领域的大公司,杜邦和先正达。此外,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等其他众所周知的转基因支持者也是国际生物多样性中心的前20名捐赠者之一。

注释:
[1] Mark Henderson, "Bananas 'will slip into extinction without GM'", The Times, 16 January 2003
[2] Robert Alison, "Yes, we'll have no bananas", Globe & Mail (Canada), 19 July 2003
[3] Robert Uhlig, "Defenceless banana 'will be extinct in 10 years", Daily Telegraph, 16 January 2003
[4] Robert Uhlig, "Defenceless banana 'will be extinct in 10 years", Daily Telegraph, 16 January 2003
[5] Mark Henderson, "Bananas 'will slip into extinction without GM'", The Times, 16 January
[6] "Bananas not on verge of extinction, says FAO", U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FAO), Rome, Italy, 30 January 2003; "UN food agency says bananas not threatened", Agence France Presse, January 30 2003
[7] "Bananas 'can't disappear by 2013'", The Nation, January 30 2003
[8] David Jones, "Bananas about GM", New Scientist, August 4 2001, Letters
[9] Dan Koeppel,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for Bananas?", The Scientist, July 22 2011
[10] "Biodiversity International", SpinProfiles, accessed June 30 2009

文章来源:GMWATCH
原文链接:https://www.gmwatch.org/en/only-gm-can-save-the-banana
原标题:"Only GM can save the bana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