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月报 | 转基因玉米在墨西哥被抵制,转基因小麦因不安全和低产遭警告

来源: 原创译文     发布时间:2024-06-15     阅读:159 次
本文翻译自GM Watch:

http://mailchi.mp/gmwatch.org/review-569-gmos-in-general?e=9858f9d99e


1、欧盟在中国米粉中发现含有未经授权的转基因成分,引发食品安全争论


最近,欧盟食品和饲料快速预警系统(以下简称RASFF)在一批中国米粉中检测出未经许可的转基因成分,这引起了人们对食品安全和监管合规性的关注。


RASFF的报告详细介绍了在这批米粉中检测出的未经授权的转基因成分,促使荷兰管理机构立即采取行动。该米粉产品尚未投放市场,现在面临重新分配或销毁的可能性。


自2006年以来,欧盟经常检测发现转基因大米。然而,除菲律宾去年开始少量种植转基因大米以外,全球其他地方据称都没有商业化种植转基因大米。


2、在墨西哥,转基因玉米中高水平的转基因毒素和草甘膦对健康构成严重威胁


美国地球之友(以下简称FOE)发布了一份支持墨西哥禁止人类食用转基因玉米的简报。FOE最近将这份简报提交给了美墨加三国协议(USMCA)争端解决小组,该小组负责审议美国政府对禁令提出的质疑。


“美国政府提交给仲裁庭的文件存在严重缺陷。它缺乏关于当代转基因玉米品种所表达的毒素及其含量的基本信息。美国提交的材料还忽视了数十项研究,这些研究将转基因玉米中发现的杀虫毒素和草甘膦残留与对公众健康的不利影响联系在一起。”地球之友科学部副主任兼FOE评论的共同作者Kendra Klein博士说。


共同作者Charles Benbrook博士说:“美国政府并没有按照USMCA争议的要求向法庭提交一份‘适当的’风险评估,因为美国或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从未进行过这样的评估。”


这些意见表明,自20世纪90年代转基因玉米品种商业化以来,平均每公顷转基因玉米使用的毒素和杀虫剂数量增加了约四倍。30年前,对当时的转基因玉米进行的有限食品安全研究发现,转基因玉米谷物中发现的转基因杀虫毒素含量平均值为百万分之2-6【译者注:每百万份中所占的份数,如一千克 的物质中有一毫克 的某物质。】,现在已经提高到百万分之50-100。这一含量超过了广泛使用的玉米杀虫剂的最大食品耐受量的40至2000倍。


同时,暴露于多种转基因毒素以及种植玉米时使用的草甘膦和其他杀虫剂残留物的后果尚未得到评估——在准确评估墨西哥可能使用的转基因玉米对人类健康造成的风险方面存在巨大的科学空白。


3、墨西哥用科学捍卫转基因玉米限制


在美墨加三国协议(以下简称USMCA)贸易争端对美国长达200页的的回应中 ,墨西哥表明,最新的独立科学坚定地站在自己一边。墨西哥阐述了直接食用转基因玉米的风险,并提供了13页证据和66篇来自同行评审期刊的学术参考文献。墨西哥还阐述了食用转基因玉米上草甘膦残留物的风险,证据长达16页,包括74篇学术参考文献。


墨西哥指出,美国宽松的监管程序无法确保安全。墨西哥说,美国提交的USMCA文件不仅没有证明墨西哥的措施没有科学依据,反而提供了缺乏科学严谨性、过时危险或存在明显利益冲突(如生物技术行业的资助)的信息。美国还选择性地引用科学机构的广泛调查,如在2016年的一份报告,对美国国家科学院(US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调查的引用。美国儿科学会的研究人员对该报告发表了评论:“没有长期、公开的流行病学研究直接评估转基因食品和相关除草剂暴露对健康的潜在影响,因此有关健康的结论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缺乏可用数据的情况下得出的。”


此外,墨西哥指出:


(1)美国的监管标准薄弱,因为在批准新的转基因品种之前,不要求进行动物饲养研究或其他安全评估。

(2)经常被引用的“4000多项研究证明转基因安全性”充斥着这些错误。这些研究大多来自公司在寻求美国监管机构批准转基因新品种商业化时自己进行的测试。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很少,基于长期动物饲养试验的更少。

(3)美国无法提供一项学术研究表明,长期大量食用最低加工的草甘膦转基因玉米是安全的。这就是墨西哥采取预防措施的原因。

(4)有大量证据表明,转基因玉米的异花授粉会给本地玉米品种带来风险。这种污染会破坏本地玉米的基因完整性,而基因完整性是一种独特而濒危的自然资源,它对墨西哥和全世界都是宝贵的。


4、转基因生物将摧毁印度的非转基因农业,并将损害10亿印度人及其牲畜的健康


自2005年起,在印度最高法院要求暂停转基因生物的公益诉讼首席请愿人阿鲁纳-罗德里格斯(Aruna Rodrigues)写道,印度唯一商业化的转基因作物杂交Bt棉花最终以失败告终。基于这一失败和迄今为止有关转基因作物的证据,Union of India提出的将转基因耐除草剂(HT)芥菜商业化的建议不仅会破坏印度的芥菜农业,还会损害公民的健康。在阿鲁娜于2005年提出转基因生物公共利益令状近20年后,最高法院就此事举行了为期五天的紧张听证会,并于2024年1月结束。


阿鲁娜写道:“在过去的20年中,零星的听证会处理了与个别作物有关的呈件,如杂交Bt棉花、杂交Bt茄子的商业化尝试(2010年)以及现在的杂交HT芥菜商业化尝试。这里提供的证据是以顶尖的独立科学家和国际知名专家的宣誓书和研究为基础的对这60多份呈文中关键投入的提炼”。


5、世界各地的组织对转基因小麦的风险和低产发出警告


阿根廷报纸《Página12》发表了调查记者达里奥-阿兰达(Dario Aranda)的一篇关于呼吁联合国对转基因小麦进行干预的报道,这一呼吁得到了全球南方100多个食物主权运动的支持。


在这份详尽的文件中,社会运动、农民和土著居民指出,缺乏独立的研究来证实Bioceres公司(绰号“阿根廷孟山都”)商业化生产的转基因HB4小麦的安全性。他们还谴责危险的草铵膦除草剂(欧盟早已禁用),而HB4小麦经基因改造后可以耐受这种除草剂。他们还指出,除了缺乏安全测试外,阿根廷政府的官方数据还显示,转基因小麦的产量低于传统小麦。


6、我们正在失去我们的种子培育者


公共种子培育者正在迅速消失,他们通常是致力于帮助农民和园丁的学者。与此同时,拥有专利的昂贵种子的商业育种者正在增加。农民希望他们的作物获得成功,而经过培育的种子可以提高抵御天气或虫害的能力。但是,因为商业种子缺乏多样性,而公共育种者的数量也在不断减少,农民的选择越来越少,他们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高。


在过去二十年里,转基因种子的价格上涨了700%,而非转基因种子的价格上涨了约200%。农民并不是唯一缺少选择的群体。由于私营部门的育种通常会获得专利,因此公共育种者无法对私营育种者生产的大多数种子进行试验,这让一些人感到担心。


乌托邦计划(Utopian Project)是一个关注粮食和农业系统中作物多样性的非营利组织,其执行董事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说:“实际遗传性状的私有化确实令人不安。”“我在研究紫色胡萝卜基因是不应该担心被起诉。而我们目前的现实并非如此,这对我来说真的很可怕。”


校对&责编|若修
后台排版|童话

文章来源:GM Watch,2024-03-28